转型媒体人!徐莉佳:一位奥运冠军的人生下半场

转型媒体人!徐莉佳:一位奥运冠军的人生下半场

  徐莉佳是中国运动员成功转型的代表。

  说起徐莉佳,外界的第一反应会想到——她是那个在2012伦敦奥运会上为中国拿下首枚帆船奥运金牌的女孩子。

  彼时徐莉佳的职业生涯达到巅峰,也让人们开始对一个冷门项目投去关注的目光。而之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她一直是中国帆船运动标志性的人物之一。

  不过随着里约奥运之后逐渐淡出赛场,徐莉佳的生活发生了不小的改变——

  如今打开网上的搜索页面,键入“徐莉佳”三个字 ,你会看到“徐莉佳专访宋世雄”、“徐莉佳对话陈若琳”……

我们的奥运冠军变成了一个媒体人?澎湃新闻记者和33岁的徐莉佳聊了聊,听她讲述自己的职场新篇章。

转型媒体人!徐莉佳:一位奥运冠军的人生下半场

  徐莉佳(中)伦敦奥运夺金。

  一次不成功的手术

  见到徐莉佳的时候,明显发现她瘦了,“轻了10公斤,长时间因为没有训练、比赛,肌肉会掉。”

  徐莉佳的上一场比赛还要追溯到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当时她有严重的肩伤,打了封闭带伤上阵,未能卫冕冠军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而在外界认为她会就此退役时,徐莉佳还怀揣着一个愿望——在33岁的年纪再战东京,为此2017年6月份她在英国进行了肩部手术。

  “不冲着奥运去的话,这个手术可以不做,我就是想再比一次。”时至今日,你还能从徐莉佳口中听到一些不甘。

  但手术并不成功,那之后的几个月是徐莉佳人生最难熬的一个阶段——

  因为疼痛她没法正常睡觉,每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就要换一个姿势,更重要的是,曾经征服过的奥运赛场已然成为了女孩伤痕累累的肩膀上的不能承受之重。

转型媒体人!徐莉佳:一位奥运冠军的人生下半场

  徐莉佳参加2016年里约奥运会。

  “身体动不了了,感觉很无助也很迷茫。每个人的人生中都有自己最热爱的东西,对于我来说,帆船永远是第一选择,我想参加奥运,想去比赛……”

  这并非徐莉佳人生第一次受挫,这个女孩子一路走来承载了太多的不容易。

  她先天听力只有正常人的一半,小时候开始学习帆船,教练讲述的要领她得比其他孩子花费更多的功夫才能领会。当澎湃新闻记者与徐莉佳面对面交流时,她也会说,

  “我要看着你的口型才能听得更清楚,之前网上说我一只耳朵听力不好,那是误传,其实是两只耳朵都不好。”

徐莉佳是笑着说这段话的,正因为经历得太多,她比很多人都更加坚韧、乐观。

转型媒体人!徐莉佳:一位奥运冠军的人生下半场

  徐莉佳的个人节目《体坛佳音》。

  “我的公号是从来不买粉的”

  2017年下半年,徐莉佳开始尝试做自媒体《帆船佳音》。

  她自己采访、自己撰稿、自己制作音频,一晃已经两年半过去了——为了辐射更多的项目和人群,期间她的个人栏目升级为《体坛佳音》。

  翻看徐莉佳的作品,孙海平、王军霞、韩乔生、郑赛赛……许多冠军运动员、冠军教练和知名体育媒体人都成为了她的采访对象,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也被这个半路出家的媒体人挖了出来。

  “(北京奥运赛前)我们请了一个专做按摩的‘老法师’给刘翔就他脚跟的痛点做了一个以痛止痛的按压来麻醉,那是非常痛苦的办法。我们四个医生按着刘翔,让‘老法师’给他按了20多分钟,他边按边叫,满头大汗。”

  “但即便这样,上场前因为检录花去了45分钟时间,按压的‘麻醉’效果褪去,刘翔恢复了知觉,比原来更痛了……”

  仅仅这一段文字,你就能看出徐莉佳的用心,如今她公号上的文章阅读量能达到几万,微博上的阅读量更是以几十万计算——在体育类公号中,这样的数据算是相当出色。

  徐莉佳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我的公号是从来不买粉的。”

转型媒体人!徐莉佳:一位奥运冠军的人生下半场

  自信美丽的徐莉佳。

  放眼体坛,转型后做内容产品的运动员不在少数,但像徐莉佳这样一个人站在最前沿独力去完成采编工作的颇为罕见。

  究其原因,徐莉佳坦言:

  “过去比赛时经常接受采访,对于记者的工作挺感兴趣的,自己也喜欢写作,就想着能不能去尝试一下。更重要的是,希望通过做这样的事情来宣传推广帆船和其他体育项目,好让更多人参与进来。”

值得一提的是,徐莉佳的自媒体还有英文版,采取月更的形式,主要面向海外读者。

转型媒体人!徐莉佳:一位奥运冠军的人生下半场

  制作节目中的徐莉佳。

  退役运动员转型,我来纪实

  看上去,徐莉佳的转型之路已经小有成绩,她也表示,尽管自媒体当下还没有什么收入,但自己不再迷茫。

  “对于一个人来说,最慌的时候可能是你不知道你自己未来能做什么。你清楚自己想做什么、能走什么路后,你的心就定了。”

  找到突破口的徐莉佳由己及人,也在思考如何给予像自己一样正在寻求转型的运动员以帮助。

  2019年,徐莉佳以推广大使身份参与了一项名为“焕新计划”的公益项目,这是一个旨在帮助国家高水平运动员实现个人可持续发展与职业转型的公益教育项目。今年6月份,中国香港轻珠宝品牌KKLUE联手“焕新计划”推出“探锁计划”企业整合实践项目,徐莉佳成为了首席体验官。

据徐莉佳介绍,“探锁计划”的名称源于KKLUE去年10月份推出的Unlock探锁系列,该系列鼓励人们打破规则、永远不要为自己设限,解锁无限可能。

转型媒体人!徐莉佳:一位奥运冠军的人生下半场

  “参与计划的运动员将以‘管理培训生’的身份参与到企业部门的轮岗中,包括产品的创意和设计、品牌及产品的推广再到面向客户终端的销售等等,运动员需要熟悉品牌运营的整体流程,最终甚至要参与设计属于自己的作品。”

  简而言之,企业将为运动员提供一个环境快速成长,为未来的职业生涯转型打下基础。

  运动员因为常年封闭训练,缺乏与外界的接触,退役后进入职场往往会感到很不适应,徐莉佳认为,能够提前进行相关的实践大有裨益。

  “现在越来越多机构和企业开始关注退役运动员的职业转型问题,这次我也会以观察员的身份进行记录和观察,在社交媒体上更新。”

  这一次参与计划的全部是女性运动员,徐莉佳表示,这和品牌提倡现代女性的独立和个性不无关系。

交流中,澎湃新闻记者顺便与徐莉佳聊起了此前热播的女性剧《三十而已》,徐莉佳有些懵,她笑言自己是个异类,“我不追剧、不网购也不游戏,其实我的视力也不太好,左眼弱视,只有0.2,不能太长时间看东西,每天也就3个小时吧……”

转型媒体人!徐莉佳:一位奥运冠军的人生下半场

  徐莉佳此前一直在海外求学。

  三所大学,全额奖学金

  徐莉佳愿意把有限的时间都用在学习上,事实上,她从小就养成了这种学习的状态。

  在队友们逛街的时候,她常常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看书。熟悉徐莉佳的人也知道,她的英语相当不错,而背后是这个听力不好的年轻人付出的不懈努力。

  做运动员时徐莉佳一周训练6天,每天训练6到8个小时,留给她的完整的学习时间并不多,但她还能做到每天学习英语3到4个小时。

  “时间都是挤出来的,去训练的路上、吃饭前的一会儿都可以用来学习,一天三顿饭,算起来也可以有不少时间了,眼睛疲劳的时候,我就去听……”

  这种对于学习的热爱让徐莉佳在竞技场上不断前进的同时,学业也所成。

  她最先就读上海交大,又自费上了英国的南安普敦大学,攻读国际管理专业的硕士,再之后是英国索伦特大学的体育新闻传播硕士。

  “其实一直就想读体育新闻传播,南安普敦大学没有这个专业,所以后来去了同在南安普敦地区的索伦特大学继续深造,那儿还提供了全额奖学金……”

  徐莉佳平静地诉说着这些年来的求学经历——三所不同的大学,一个学士学位、两个硕士学位……你眼前看到的是奥运冠军徐莉佳,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学霸。

转型媒体人!徐莉佳:一位奥运冠军的人生下半场

  徐莉佳和丈夫约翰·艾米特步入婚姻的殿堂。

  “无论我说多少遍都可以”

  如今33岁的徐莉佳已为人妻,2016年9月,她与自己的外教英国人约翰·艾米特在英国低调完婚。

  在徐莉佳的描述中,丈夫外形上并不那么帅,“他个子没有我高,年龄上比我大10岁,按照我们中国人的习惯来看,他还有些邋遢,一件有破洞的T恤照穿不误,有时候鞋子还会扔在枕头边上……”

  虽然一顿吐槽,但徐莉佳眼中的幸福感,你分明可以看得见。

  艾米特从2010年开始带徐莉佳,帮助她获得了伦敦奥运会冠军,两人的恋情则始于2013年,徐莉佳回忆,

  “起初只是老师和徒弟的关系,虽然有时候会和他说,‘以后要找教练一样的老公。’但都是熟人间的玩笑。”

  但伴随着长期的陪伴,玩笑话变成了现实。谈及艾米特最打动自己的一点,徐莉佳很认真地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我一直记得他训练时反复和我说的话,‘如果你没有听清楚,那是我的责任,要让你听明白,无论我说多少遍都可以’。”

从小听力不佳的徐莉佳并不太喜欢社交,因为担心别人的话自己听不清,又要麻烦别人多说几遍,她有时候会刻意选择回避、一个人独处。但从艾米特那里,这个内向的女孩子终于找到了一份内心的踏实与自由。

转型媒体人!徐莉佳:一位奥运冠军的人生下半场

  徐莉佳希望继续传播帆船和体育文化。

  “大众希望看到什么内容?”

  艾米特支持徐莉佳的事业转型,也体谅她为了工作每个月往返英国和中国。

  按照计划,徐莉佳原本会作为一名媒体记者的身份去采访今年夏季的东京奥运会帆船项目。

  “东京奥运会,国际帆联有五张媒体记者证针对全球去颁发,我很幸运地申请到了,要去江之岛(东京奥运会帆船比赛地)全程采访,当时想着可以为读者带来第一线的帆船赛事报道和故事……”

  但因为新冠疫情影响,东京奥运会延期,徐莉佳的计划只能留待来年了,

  “不想那么多,当下还是继续打磨自己的自媒体。”

  这是徐莉佳一贯以来的平和与淡定,她清楚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无论是在帆船赛场上摘金夺银还是转型做媒体人,徐莉佳都在一步一个脚印。

  这个过程中她也在思忖,

  “‘自己想做什么内容,大众又希望看到什么内容’,这中间有时候并不那么一致,你需要去调整自己。”

  近年来短视频和直播大行其道,后疫情时代直播带货更被当作是内容与商业的绝佳组合,其中不少运动员也闪亮登场,一直以文字与音频为主要传播手段的徐莉佳是否有所触动呢?

  “总的来说,个人还是更倾向于文字与音频的形式,这样能够更好地把我所看到、听到的东西记录下来。”

  这是可以预见的回答,个性沉静的徐莉佳有自己的喜好。她也提到,因为不是一直待在国内,对于直播乃至带货的形式并不熟稔,需要一个学习的过程。

  “我想,等到咱们那批参与‘探锁计划’的运动员设计出自己的作品,我会很乐于为他们去带货。”